橘黄的灯光下,卧室的大床上,两具赤裸的肉体正激烈的纠缠在一起,男
  正扶着女子的臀部,粗大的肉棒在女子张开的双腿根部快速抽动,女子正努力的
  抬高丰满的臀部,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,无意识的摆动着满头的长髮,小嘴裡发
  出诱人的呻吟声。
  在一阵勐烈的冲刺后,男子哆嗦着抽出肉棒,一道精液呈抛物线状洒在床间
  的地板上,男子脱力的倒在凌乱的床单上,女子转过身,从床头的纸筒裡抽出几
  张纸巾,清洁了自己的大腿根部,并体贴的擦拭掉男子肉棒上的粘液,然后包起
  地板上的精液,扔进牆角的垃圾桶。
  女子温柔的趴在男子的怀中,手指调皮的在男子宽阔的胸膛上划着圈,男子
  怀抱着女子娇嫩的身躯,幸福的说:「小悦,你真是个妖精,一看到你,我的肉
  棒就不由自主的勃起,想把你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躏,过几天的结婚典礼,我一定
  要办的风风光光,让他们看看,我的小悦悦从此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专属了……」
  罗悦伸出修长的手指,在男子疲软的肉棒上,轻轻的弹了一下,娇笑着说:
  「我们医院追我的人比平常挂号的人排队排的还要长,让你这个大坏蛋捡了便宜
  了……」
  男子坏坏的在罗悦的乳房上抓了一把:「明天,去试试婚纱吧!」
  罗悦点了点头:「下午吧,明天上午,我去医院送下喜贴,通知下我的同事
  ……」
  罗悦满脸笑容的走在医院的长廊上,给每一个认识的医生和护士发着喜帖和
  喜糖,听着他们一声声的恭喜,开心的道着谢谢。
  每个男医生酸酸的道着恭喜的同时,都会看着罗悦的背影,双眼长时间的停
  留在罗悦随着走路微微扭动的丰满臀部暗暗的咽着口水。
  罗悦精緻的五官,火辣的身材曾经是全医院未婚,及已婚男士意淫的首选物
  件,不知道多少男士对着喜帖在心裡暗暗的诅咒罗悦的准老公,梦中女神就要嫁
  为人妇。
  罗悦推开院长办公室门的时候,五十多岁半秃着脑袋的院长,正趴在电脑前
  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,突然的开门声让院长吓了一大跳,手忙脚乱的点了几下滑
  鼠,抬头看到罗悦,院长佯怒着说:「不知道敲门啊?」
  罗悦抬起一隻修长的腿,轻轻的勾上办公室的大门,顺手打了反锁,走到院
  长办公椅前,看到院长高高隆起的胯部,罗悦不怀好意的抢过滑鼠,点开院长未
  来的及全部关闭的网页,网页上多个浑身赤裸的女子摆着各种撩人的姿势。
  罗悦拈着手指把喜帖推到院长面前,院长扫了一眼喜帖,没好气的说:「不
  去,没空!」
  罗悦娇笑着跨坐在院长的大腿上:「哟,还吃乾醋了!」
  D杯罩的乳房紧紧的贴着院长的乾瘦的胸膛不停磨动,院长感受着罗悦丰满
  的臀部挤压着自己肿涨的肉棒,双腿间隔着丝袜传来的热气,刺激的院长的肉棒
  更加坚硬,院长抓住罗悦的两个乳房大力的挤压起来……
  罗悦的小嘴裡,配合的发出微微的呻吟声,听着怀中女子挑逗的呻吟声,院
  长扫开办公桌上的办公用具,粗暴的把罗悦按倒在办公桌上,双手左右开弓,去
  撕扯罗悦的护士服,罗悦制止了院长粗暴的行为:「撕烂我的衣服,我等下怎么
  出去见人……」
  说完对院长抛了个媚眼,缓缓的褪下自己的护士服,院长平息着粗重的呼吸,
  坐在大转椅上看着罗悦一件件的剥光自己的衣服,一具赤裸诱人的身体呈现在院
  长面前,院长浑暗的眼神渐渐发亮,开始隔着衣物抚摸着坚硬的肉棒。
  当罗悦把带着体香还有澹澹汗味的胸罩和丝袜扔到院长脸上的时候,院长终
  于忍不住低吼一声,凶勐的扑向罗悦,充满烟臭味的大嘴在罗悦的乳房上大力的
  啃咬,双手在罗悦细嫩的肌肤上不停游走……
  罗悦紧紧的抱着院长半秃的脑袋,把院长的脑袋深深的陷进自己的双乳中,
  嘴裡娇呼着:「轻一点……轻一点……」
  白嫩坚挺的乳房周围,沾满了院长带着腥臭味的口水,当院长的手滑到罗悦
  的双腿间时,发现小穴口已经湿润了一大片,院长粗大的手指野蛮的捅进罗悦的
  小穴裡,不停绞动,嘴裡不停的嚷嚷着:「骚货……湿成这样……是不是你老公
  满足不了你……结了婚还是要给你老公戴绿帽子……」
  罗悦一边扭动着臀部,一边哼哼的说:「……你胡说,人家老公比你厉害多
  了……这是人家最后一次让你干了……结了婚我就要一心一意的对我老公……我
  不能对不起他……还有……你上次答应的提拨人家当护士长的……你可不能反悔
  ……嗯……就是那裡……重一点……深一点……」
  罗悦的脚趾用力的弯曲起来,小穴裡的肉壁紧紧夹住院长的手指,剧烈的蠕
  动起来,院长抽出手指,手指带出一道长长的晶莹的淫液,看着罗悦淫液氾滥的
  小穴口,微微的一张一合,院长喘着粗气,坐回大转椅内:「现在,轮到你服务
  我……」
  罗悦会意的蹲低身子,拉下院长的裤子,粗大坚硬的肉棒蹦了出来,熟练的
  用丰满的乳房夹住院长的肉棒,一边不停的套弄,一边抬起满面潮红的脸庞,伸
  出诱人的舌尖,轻轻的舔着自己嘴唇,院长感觉下腹一阵火热一直传到了龟头顶
  部,舒服的仰起了头,享受着罗悦的服务,肉棒越来越强烈的快感,让院长把罗
  悦的头按了下去。
  罗悦会意的张开小嘴,含住了院长的龟头,舌头技巧的在上面打着转,接着
  吞进了院长的整个肉棒,大力吞吐着,感受着肉棒被温暖的嘴唇层层包围,院长
  兴奋的直翻白眼,屁眼一阵阵发麻,院长明白到了临界点,抱住罗悦的头,揪住
  罗悦满头的秀髮,坚硬的肉棒快速的在罗悦的小嘴裡抽插了几下,肉棒一抖一抖
  的开始迸发,大量浓稠的精液尽数射入罗悦的嘴裡,呛的罗悦不停的咳嗽。
  罗悦吐出院长的肉棒,用纸巾接住吐出嘴裡的精液,嗔怪的拍了一下院长的
  大腿:「讨厌……每次都喜欢射在人家的嘴裡……难闻死了……」边说边伸出舌
  尖,舔去嘴角的残留精液。
  院长看着胯下稍显疲软的肉棒,拉开右手边的抽屉,取出一枚蓝色的药丸吞
  入嘴裡,几分钟后,看着坚硬如铁的肉棒,罗悦佯装生气道:「每次都喜欢吃药
  来干人家……搞的人家小穴每次都红肿了……」边说边转过身去,双手撑着办公
  桌,对着院长,张开修长的双腿,翘起臀部。
  院长扶着坚硬的肉棒走到罗悦身后,在臀部上拍了一巴掌:「骚货……趴低
  点……够不着……」
  罗悦娇笑着:「老色狼……长的高又不是我的错……」接着身子微微的往后
  移了移,修长的双腿微微弯曲,院长对准罗悦湿润的小穴,一插而入,狂乱的撞
  击,让罗悦整个人都伏在办公桌上,双手紧紧的抠住办公桌的边缘,丰满的巨乳
  在办公桌上被挤压的不停的变换着形状……
  院长抬高罗悦的一条腿,放到办公桌上,罗悦一隻腿支撑着,承受着一波波
  的冲刺,如此体位让罗悦的小穴大大的张开,肉棒的每一次抽动都在罗悦小穴内
  壁的不同位置刮动,带起一阵阵炫晕。
  罗悦嘴裡发出曼妙的呻吟:「嗯……用力…….用力……干死我……」
  院长又彷佛回到了二十岁的年纪,一边卖力的抽插,一边喘着粗气:「你那
  老公有什么好……走了狗屎运了……天天可以干你这么骚的娘们……」
  罗悦一边呻吟一边笑駡:「嗯……用力……你个老色鬼……人家刚进医院就
  让你干了……干了几年……又给不了人家名份……人家说了……这是最后一次让
  你干……你加油干……干死人家算你本事……」
  院长把罗悦翻转身子,放倒在办公桌上,抬高罗悦的双腿,肉棒再次插进小
  穴,拼命抽插,双手也不闲着,抓住罗悦的一对丰满的乳房,使劲揉捏……
  激烈的肉搏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院长像头死猪一样倒在罗悦的胸前,疲软
  的肉棒滑出罗悦的小穴,丝丝精液,顺着罗悦的小穴口流到了办公桌上。
  罗悦推开院长肥胖的身体,弯下腰去,一边清理一边埋怨:「人家老公每次
  都不射在裡面,就你每次都射在人家裡面……」
  院长淫笑着抓着罗悦的乳房挤压着:「大不了我当做好事,帮你老公免费播
  个种啊,省得你老公费事……」
  罗悦推掉院长不老实的大手,拿起桌上的喜帖在小穴处轻轻的印了一下,丢
  到院长的身上,边穿衣物边说:「嘻嘻,给你加盖个公章,时候不早了,我该走
  了,记住,大后天中午11点58分,金龙酒店,记得封个大红包,嘻嘻……」
  走出院长办公室,看了看表,已是中午十二点,医院的同事们都已经去吃午
  餐了,罗悦狠狠的念叼了一句:「老傢伙,竟然玩了我两个小时。」
  下身微微的肿痛让罗悦皱了皱眉,仔细的理了理身上的衣物,确认看不出一
  丝痕迹,罗悦拿出手上最后一张请柬,向负三楼走去。负三楼是医院的太平间,
  空荡的走廊只听到罗悦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,空调的冷气渗透了整个走廊,
  阴气森森,罗悦抱紧了双臂,快步向前走去。
  太平间的门卫老王正在门卫室裡一边剥着花生,就着小酒,一边乐哼哼的翻
  看着地摊上买回来的彩色成人杂志,一边泯着小酒,一边对着杂志上赤裸的模特
  啧啧有声。
  看着推门进来的罗悦,老王兴奋的睁开了双眼,赶紧移开酒瓶和花生壳,给
  罗悦腾出一块坐的地方,见老王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胸部看,罗悦伸出自己手上
  的喜帖,狠狠的敲了一下老王的头:「老流氓,往哪看呢!」
  老王满脸皱纹的脸上浮现出淫荡的笑容:「你想我往哪裡看呢?」
  说完,便凑上前来,双手不老实的滑上罗悦的乳房,罗悦象徵性的扭动了几
  下:「我要结婚了,是给你来送喜帖的!」
  老王一把抱住罗悦散发个诱人香味的身体,大嘴在罗悦脸上胡乱的啃起来,
  双手伸进了罗悦的下身不停抚摸。
  罗悦被老王按倒在散发着浓烈汗臭味的窄小的床上,护士服被高高的推至腑
  下,老王的大嘴在一对乳房上不停吮吸,罗悦刚刚熄灭的情欲,被这个猥琐的老
  头再一次点燃,主动的抱住了老王的乱蓬蓬的脑袋。
  老王迫不及待的褪下罗悦的全部衣物,当看到罗悦内裤中央那一大滩新鲜潮
  湿的痕迹时,把内裤拿到鼻子下深深的嗅了一口,喘着粗气对着罗悦说:「小浪
  货,是不是刚被院长干过,都湿成这样了……」
  罗悦一边微眯双眼享受着老王的抚摸,一边喃喃道:「你个老东西……我就
  刚从院长办公室出来,刚被他狠狠的干了一个小时,你有能耐也干一个小时……
  干死我……老流氓,当初不知道是怎么瞎了眼……让你一次次糟蹋我……还是在
  停尸间那么吓人的地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  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第一次,被老王按倒在停尸间的地面上,被尽情蹂躏的
  情景:
  奋力挣扎的罗悦在看到老王褪下裤腰带的时候,惊讶的张大了小嘴,粗长的
  似驴根一样的肉棒在眼前一抖一抖。
  平常觉得院长粗大的肉棒相对于老王的肉棒,就好像婴儿和成年人的区别一
  样,印象中欧美成人片中黑人的肉棒,也不过如此吧,肉棒带给罗悦的视觉震憾,
  让罗悦忘记了挣扎了。
  在老王的肉棒进入身体的那一刹那,罗悦禁不住的高高的呻吟出声,粗长的
  肉棒一下子涨满了下身紧致的小穴,彷佛一直顶到了心口一般。
  在老王还未开始抽插之前,罗悦浑身颤抖的到达了第一次高潮,罗悦记不清
  那次一共泄了几次身,小穴的淫水在停尸间的地面流成了一汪清泉,打湿了浑身
  冒汗的老王的阴囊。
  高亢的尖叫声穿透了停尸间的厚重的大门,在空旷的走廊过道迴响,从此欲
  罢不能……
  下身的快感让罗悦收回了思绪,抬眼望去,老王已经掏出那傲人的高高挺立
  的肉棒,用肿大的龟头不停的刺激着阴蒂的位置,罗悦媚眼如丝的看着那根让人
  又爱又恨的肉棒,挺动下身,去迎合龟头的研磨,慌乱的眼神带着一丝期待和渴
  望……
  看着罗悦小穴的一片湿润,老王用粗大的龟头挤开了罗悦的小穴,罗悦尽力
  的张开双腿,用双腿夹住老王的腰部,抬高臀部,小心的容纳下老王的整根肉棒,
  老公和院长从未给过的巨大充实感,让罗悦悠悠的吸了一口气。
  老王已经缓缓的抽动着肉棒,粗长的肉棒每次刮动小穴裡的肉壁带起阵阵的
  麻痒,像过电一般窜遍罗悦的全身各个细胞,罗悦身上泛起阵阵潮红……
  看着身下将嫁为人妇的娇豔女人,老王开始大力对着罗悦的小穴冲刺起来,
  罗悦张开了小嘴,原来压抑的呻吟声变成了一串无意识的噫语:「啊……老东西
  慢点……下麵让你捅穿了……嗯……老溷蛋……重点……用……用力……干烂小
  穴……啊……要被干死了……」
  精壮的身体在白嫩的肉体上不停的耸动,罗悦疯狂的挺动臀部,狂乱的用涂
  着亮色指甲油的指甲,在老王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划痕。
  老王借着白酒的酒劲,憋住一口劲,插的罗悦高潮连连,只剩下无意识的大
  口的喘着粗气,彷佛缺氧的鱼一样,软软的瘫在床上,任老王的肉棒在体内进进
  出出……
  走出医院大门,罗悦拖着微微发软的双腿去了最近的内衣专卖,老王那老溷
  蛋没收了罗悦的内裤,说是想罗悦的时候要拿着罗悦的内裤打打飞机,罗悦在试
  衣间裡仔细的擦拭掉下身的痕迹,拿出坤包裡的梳妆镜,仔细的补了补妆,换上
  了新买的内裤。
  罗悦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旁,拨通了老公的电话,甜甜的说:「老公,在哪
  裡呀?不是说陪我去试婚妙么!」